看陆海新通道如何补齐短板?重庆委员提议如何建设。

重庆渝中半岛

来源:重庆发布 苏思 摄

去年8月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陆海新通道,近段时间以来,迎来了多重利好。一是今年一季度,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的影响,东盟取代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作为连接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国家的陆海新通道,在国家开放大格局中的地位将会进一步凸显。

二是5月17日出台的《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明确强化陆海新通道等开放大通道建设。《指导意见》提出,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构建陆海联运、空铁联运、中欧班列等有机结合的联运服务模式和物流大通道。积极实施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无疑《指导意见》里说的陆海联运指的就是陆海新通道。

三是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对于陆海新通道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寄予厚望。《意见》指出,加大西部和沿边地区开放力度,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促进东中西互动协同开放,加快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四是昨天(6月1日)公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里面有涉及到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内容。“推动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航运枢纽和航空枢纽,加快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一、全国两会期间陆海新通道被热议

在此背景下,为加快陆海新通道建设,使之更好地服务全国大局,就成了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热议的话题。继去年全国两会,重庆代表团提出全团建议,将陆海新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性项目之后,今年驻渝全国政协委员提交联名提案,呼吁开辟“绿色通道”,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统筹协调力度,助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广西钦州港

广西钦州港

这份联名提案主要提了四个方面建议:一是完善基础设施,提升通道能力和枢纽功能;二是强化政策保障,加大投融资和铁路运价支持力度;三是提升开放能级,扩大通道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四是加大统筹力度,形成中央总体协调和地方区域联动的工作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还就推动陆海新通道国家、地方和国际三层互动机制体系良性运作、完善省际跨区域协作机制,拓展通道辐射范围,创新东中西部、沿海和内陆、内陆和边境口岸之间通道合作机制,提高通道运行效率等提出了建议。

西部陆海新通道示意图

此外,参与共建陆海新通道的贵州、广西等省份,也分别向大会提交了各自的提案或者建议。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民革广西区委会主委巫家世,在调研中了解到,通道建设仍存在困难和问题。为此,他在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上,加强对西部欠发达省份支持”的提案。

巫家世在提案中建议,加大支持新通道重点铁路项目建设、支持北部湾国际门户港建设、加大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班列铁路运价下浮力度,以及由部委牵头建立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基金,解决西部欠发达省份难以自行筹措项目建设资金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巫家世委员第一次就陆海新通道建设提出提案。早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他便与其他省份的全国委员一道,联名提出将陆海新通道的前身南向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副省长王世杰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提交了《关于推动贵州省积极参与共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提案》。王世杰在提案中建议,国家加大对贵阳中欧班列铁路场站申报临时开放和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的支持,指导贵州持续推进多式联运发展,提升口岸物流水平,支持贵阳中欧班列铁路场站申建。同时,加大对铁路运价优惠政策的支持力度,大幅降低贵州省陆海新通道班列运行成本,助力贵州省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早日完成脱贫攻坚政治任务。

二、陆海新通道如何补齐短板?

那么,陆海新通道又该如何补齐上述委员提到的短板呢??

一是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一条国际物流大通道,陆海新通道要想更好地发挥作用,其通道保持畅通显得尤为重要。不过,眼下陆海新通道在这方面还不容乐观。

陆海新通道铁路网重要组成部分—川黔铁路

陆海新通道铁路网重要组成部分—川黔铁路

一方面,陆海新通道存在沿线铁路运力趋于饱和、出海港口航道不够航线不足等制约因素。比如川黔、南(宁)昆(明)、南(宁)防(城)、钦(州)北(海)等西南铁路大动脉多为单线铁路,且由于修建年代较早,技术标准低、运能小,经多次改造,仍不能满足陆海新通道迅猛增长的货运需求;目前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的主要港口广西钦州港,码头与航道等级都不太高,只能停靠10万吨级的集装箱货船,发展空间受限。此外,外贸航线不够密集,一些直达欧美国家的货物需要拼船,到其他港口进行二次中转,因而在远洋航线上还需继续加强。

另一方面,中国西部地区铁路、港口、机场“最后一公里”衔接还不够充分,多式联运发展不足,造成通行效率问题比较突出,难以适应陆海新通道未来更大发展的需要。因此,陆海新通道要想发挥更大的作用,关键就在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我们注意到,上述提案,几乎都涉及到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内容。比如,驻渝全国政协委员提交联名提案就提到,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将渝贵高铁、涪陵至柳州铁路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尽快启动前期工作。

事实上,国家层面很早就意识到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促进陆海新通道发展的重要性,尤其是《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简称《总体规划》)还专门有一节围绕着加快运输通道建设而展开。同时,该规划还提到,到 2035 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全面建成,通道运输能力更强、 枢纽布局更合理、多式联运更便捷,物流服务和通关效率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物流成本大幅下降。

既然如此,为什么全国政协委员还不断就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出提案?笔者认为,根本原因是,目前国家对陆海新通道沿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从立项到审批,这些前期重要环节,支持力度远远不够,更多的还是采用老办法。如此一来,陆海新通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速度,与大家的预期不符。因此,要想加快补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当务之急就是要革新国家对陆海新通道重大交通基础设施的审批流程。

比如,驻渝全国政协委员提交的联名提案就提到,建议交通运输部和国铁集团共同对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开辟“绿色通道”,实行优先立项、优先审批、优先建设。

二是探索创新投融资模式。如果国家对通道沿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优化审批流程,推进项目建设大提速的话,那么,中央和地方财政是否吃得消,尤其是西部地区大多数省份经济相对还比较落后。前文提到的巫家世委员,也提到了西部欠发达省份面临难以自行筹措项目建设资金的问题。因此,陆海新通道实施大规模交通项目建设的重要前提,就是能否建立多渠道多元化投融资机制。

而这一点在《总体规划》里有所体现:鼓励各类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创新金融产品和融资模式,为通道相关项目提供金融支持。充分利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平台,支持通道重大项目建设。

今年4月,重庆市政府印发的《重庆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简称《指导意见》),为落实《总体规划》的相关精神,提出支持在重庆自贸试验区设立中外合资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投资(私募)基金,探索设立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加快人民币海外基金应用,支持设立西部陆海新通道人民币国际投贷基金。

这次驻渝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也提到,由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牵头,争取由中国投资公司、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机构共同出资,组建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加大对通道沿线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支持。

江北嘴中央商务区

江北嘴中央商务区

笔者认为如果重庆能争取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等投融资平台的落地,绝对是一石三鸟的妙招:一来,在政府的主导下,通过吸引海内外投资机构成立投资基金,将极大地化解陆海新通道交通项目建设所需的资金问题,加快打通中国与东盟国家陆上贸易、陆海贸易的瓶颈;二来,有助于重庆内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届时,重庆有望成为立足西部、面向东盟的重要资金清算和结算中心;第三,有利于重庆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

三是建立灵活的运价机制。本次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提交了关于实行兰渝铁路运输与国铁同价的建议,引发了社会强烈的反应。张轩认为,兰渝铁路定价过高,导致兰渝铁路物流成本优势锐减,造成物流通道资源浪费,因此建议将兰渝铁路的定价降低到国铁平均价格标准。

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要始发地—重庆团结村

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要始发地—重庆团结村

事实上,与中欧班列一样,高度依赖于铁路运输的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也面临着降低运价的压力。比如,巫家世委员就建议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参照沿江班列,给予北部湾港至重庆、四川、甘肃、陕西等地海铁联运班列铁路运价下浮45%;参照昆明至湛江班列,给予北部湾港至昆明、贵州海铁联运班列铁路运价下浮30%;参照中欧班列,给予中越(南宁—河内)跨境班列铁路运价下浮45%。

还有日前,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与广西共同争取国家给予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庆至钦州港)铁路双向运价下浮的支持,进一步降低转运成本。笔者梳理后发现,去年广西通过政府补贴、跨区域合作机制等方式,实现了铁路运价下浮。关于陆海新通道建立灵活的运价机制,《总体规划》里有这么一句描述:遵循市场规律,建立灵活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全程运价机制,切实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新通道竞争力。不过,陆海新通道究竟如何建立于发展相适应的运价机制,还有待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谋划。

四是建立国际省际间合作机制。众所周知,2017年以来,西部有关省区联动新加坡等东盟国家,推动陆海新通道从概念落地到走深走深,树立了国内跨区域合作的典范。未来,陆海新通道要想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有更大的作为,也离不开国家、地方和国际三层互动机制体系良性运作。

我们注意到,不论是《总体规划》还是《指导意见》,均对陆海新通道建立有效的区域合作机制有过说明。比如,《总体规划》指出,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加大开放合作力度,建立和完善国际合作协商机制,吸引和带动其他国家和地区、企业等共同参与通道建设。今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组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完善沿线合作共建机制。

不过,大家也应该注意到,《总体规划》对如何统筹推进国际合作机制建立,还不是特别明确。尤其是这个国际合作机制,是由北京还是重庆牵头,并没有说明。如果这问题不能尽快得以解决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陆海新通道三层互动机制的有效运作。

基于此,驻渝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建议,商务部、外交部联合加强对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合作方面的顶层设计,建立与东盟国家合作机制,共建南向国际经济合作走廊;由海关总署牵头,加强与通道沿线国家的关际协作共建,推动信息互换、监管互任、执法互助等。王济光也建议,探索陆上贸易规则和国际磋商机制,增强通道综合服务能力。

  巫家世在提案中建议,加大支持新通道重点铁路项目建设、支持北部湾国际门户港建设、加大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班列铁路运价下浮力度,以及由部委牵头建立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基金,解决西部欠发达省份难以自行筹措项目建…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s://www.lizicat.com/cqnew/1174.html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ervice@lizicat.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