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规划两条通往印度洋的战略通道,剑指全球油气贸易中心

在构建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等重大决策背景下,重庆正努力打通新的国际战略通道。

重庆规划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新通道

日前,重庆市交通局与泸州市签订的《协同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交通融合发展合作备忘录》,里面就提到,两地将推动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沿江铁路)建设,形成西部地区西向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国际贸易新通道。这是自去年11月重庆市政府印发的《重庆市现代服务业发展计划》提到规划建设重庆—喀什—印度洋(瓜达尔港)新通道之后,重庆谋划的又一条通往印度洋的战略通道。

陆海新通道

由此,以重庆为起点的陆海新通道三条主线(非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里提到的三条主通道)已日渐明朗:西线即目前已经开通运营的重庆经贵州(湖南)、广西北部湾(湛江)至东盟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中线、西线则分别对应的是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通道,以及经青海格尔木、新疆喀什,沿中巴经济走廊至瓜达尔港的通道。陆海新通道这三条主线,形成了以重庆为中心、中国西部为腹地,辐射联动东南亚、南亚、西亚等地区的对外开放通道,并与中欧班列(渝新欧)、渝满俄、长江黄金水道等战略通道,构建起重庆建设内陆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的重要支撑。

根据重庆市交通局与泸州市签订的备忘录,两地将统筹建设铁路主通道,共同争取“三线”工程进入国家新时代中长期铁路网发展规划,力争部分项目“十四五”期间启动实施。

这“三线”工程包括:纵线工程汉南渝泸铁路(延伸至贵州毕节),横线工程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环线工程川南渝西城际铁路。其中,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将连接昭通-攀枝花-大理铁路,以及云南正在兴建的大理-瑞丽和大理-临沧铁路。据悉,昭通经攀枝花至大理的铁路已于2016年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路网规划(2030)》。而大临铁路、大瑞铁路是泛亚铁路西线中缅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最终将在瑞丽与规划中的中缅铁路缅甸段相连。根据计划,大临铁路、大瑞铁路分别将于2021年、2022年实现通车。

中缅铁路缅甸段示意图

中缅铁路缅甸段示意图

至于中缅铁路缅甸段,其前期筹备也在稳步推进中。据悉,该铁路在缅甸境内呈“人字形”布局,起始于中缅边境城市木姐,向西南方向经腊戌、曼德勒、马圭等重要城市,到达海边城市皎漂,另由曼德勒枢纽向南,经首都内比都到达仰光,线路总长度约1475公里。去年4月25日,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设施联通分论坛上,中国中铁董事长李长进向缅甸交通与通信部部长吴丹欣貌递交“木姐至曼德勒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技术部分)”文本。

今年6月26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与缅甸通讯部部长丹欣貌就中缅铁路等项目合作举行视频会议。双方一致认为,中缅铁路合作对推动两国互联互通、促进缅甸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双方将积极落实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缅时两国铁路机构就缅甸木姐至曼德勒段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工作成果,协调推进曼德勒至皎漂段铁路预可研工作,为相关项目早日启动规划建设打好基础。

二、缓解中国能源及原材料供需矛盾

那么,重庆不遗余力地规划建设上述两条通往印度洋的国际贸易大通道,处于什么考虑呢?在笔者看来,重庆这么做主要是立足自身区位优势等,缓解中国能源及原材料供需矛盾。众所周知,能源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能源安全直接影响到国家安全、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稳定,也是当前中国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体系的前提和基础。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把保障能源安全放在突出位置。

不过,中国石油、天然气的供应安全问题却不容乐观,主要表现为:大量依赖进口,且对外依存度呈不断上升之势。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为70.8%,43.4%,比2017年提高了3.3个百分点、4.4个百分点。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要想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首先就是必须要保证能源运输通道不出现问题。

image.png

可是,环伺左右中国的能源输入通道并不安全。因为中国大陆进口的80%石油和11%的天然气,都必须经过位于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马六甲海峡。毫不夸张地说,马六甲海峡直接扼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能源大动脉与咽喉。该海峡由沿岸的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共管。而不产一滴原油的新加坡正是充分利用马六甲海峡海上石油通道枢纽地利优势,并及时抓住国际产业分工转移机会,短短二十余年时间,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世界石油贸易枢纽和亚洲石油产品定价中心。

然而,对于中国经济来说,马六甲海峡带来的更多却是焦虑和不安。眼下,中印边境局势紧张,印度更被指可通过辖制马六甲海峡来威胁中国。事实上,哪怕我们抛开因战争、冲突等意外因素而出现马六甲海峡被封锁的极端现象不谈,即使在和平时期,马六甲海峡也已接近满负荷运行的状态,再加上海盗猖獗,使其越来越难以为中国能源安全问题提供有效的保障。面对所谓的“马六甲困局”,最近二十多年来,中国不得不去中亚、南亚以及俄罗斯寻找新的能源通道,以分摊马六甲海峡的风险。

然而,截至目前结果却难尽人意。不管是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及土库曼斯坦合作建立的西北通道、还是中俄的东北通道,以及西南方向的中缅输油、输气通道,每年累计约5700万吨的供应量,只能满足中国每年进口石油总量的不到20%。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在印度洋波斯湾北岸和孟加拉湾分别为中国留下了两个战略性突围点——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缅甸皎漂港。如此一来,陆海新通道三条主线的各自定位就比较明确。东线主要是为了维护中国供应链、产业链的稳定,以及增强中国外贸活力。我们注意到,东盟地区是国际FDI主要流入市场,虽然各国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但共性特征比较明显,如一方面对中国出口欧美市场的替代能力逐步增加,另一方面对中国供应链、产业链的依存度逐年提升,还有中国快速成长的内需市场。今年上半年东盟超过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就是最新作证。相比之下,中西线则比较偏重于解决中国能源安全及原材料运输等方面的问题。

瓜达尔港区位图

瓜达尔港区位图

言归正传。我们接着说瓜达尔港和皎漂港。提到瓜达尔港,相信不少人不会感到陌生。公开资料显示,瓜达尔港距离全球石油运输要道霍尔木兹海峡非常近,与波斯湾近在咫尺,紧扼从非洲、欧洲经红海、霍尔木兹海峡、波斯湾通往东亚、太平洋地区数条海上重要航线的咽喉。因此,这个港口是中国从非洲、中东等地购买原材料、能源往东方运输的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为未来中国能源安全运输提供了新的可能。

2013年,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从新加坡港务局正式接手瓜达尔港的运营权。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正式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2016年11月13日,瓜达尔港正式开航。不过,中国要想借助瓜达尔港摆脱能源困局,还要等到全长约3000公里的中巴经济走廊全部建成。作为“一带一路”重要先行先试项目,中巴经济走廊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等,2015年4月20日已全面启动建设。其中,对重庆—喀什—印度洋(瓜达尔港)新通道具有决定性作用的铁路项目,预计将于2030年建成。

与此同时,国内段线路已经具备明确了。根据规划,重庆经成渝铁路,连接成都至格木尓的成格铁路、格库(尔勒)铁路,以及库喀铁路,最后抵达中巴经济走廊的起点喀什。目前格库铁路青海段、库喀铁路已经投入运营,而成格铁路也已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皎漂港区位图

皎漂港区位图

再把目光投向皎漂港。皎漂港,是位于孟加拉湾东北部缅甸若开邦兰里岛和大陆构成的一个南北向的狭长海港,港外航道很深,港内风浪小,是天然良港。这里既是建设中的中缅铁路终点,也是已经投产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为中国提供中国与中东原油之间的首个陆上入口,其战略地位不言而喻。需要补充一点的是,一度饱受“油荒”困扰的重庆,在成为原油管道末站后,其“炼油梦”由此被彻底点燃。接下来,我们还会聊到这点。

2018年11月8日,在因故停滞三年后,中缅双方代表当天在缅甸商务部签署了皎漂深水港项目框架协议。按照协议,中缅双方股权占比由原来的“85%—15%”调整为“70%—30%”。 根据最初拟定的方案,整个项目预计花费72亿美元,其中,项目第一阶段将投资13亿美元。

重庆打造国际油气贸易枢纽

基于此,重庆应围绕着打造国家级重要的油气交易、定价、结算中心和石化基地而发力,这将有助于其发挥“三个作用”,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和内陆国际金融中心。事实上,重庆打造油气全产业链已经具有一定的基础。

首先,除了规划中的上述两大连接印度洋的战略通道外,上文提到的中国四大能源进口通道之一的中缅油气管道,其末站就在重庆长寿化工园区内。另外,如果未来重庆能再争取到中亚天然气管道过境,以及中欧班列(渝新欧)、渝满俄等国际运输大通道具备运输原油的话,那么,重庆成品油储备能力势必将得到显著提高。而重庆及成渝地区,作为全国重要“战略备份区”的地位,也会更加突出。

涪陵页岩气田

涪陵页岩气田

其次,重庆是国内重要的页岩气生产基地。据国土资源部公布的数据称,重庆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达12.75万亿方,可采资源潜力2.05万亿方,继四川、新疆之后,位列全国第3位。重庆页岩气不仅可开采潜力巨大,而且勘探开发已经走到了全国前列。统计显示,2019年,中国首个实现商业开发的大型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生产页岩气63.33亿立方米,占全国60%以上。此外,永川、荣昌、南川、开州等地页岩气开采也已取得了重大突破。

接下来,重庆应加大页岩气开采技术创新研究,降低开采成本和对环境的破坏,提高页岩气的采收率,实现科学开发页岩气。与此同时,重庆还需引进国内外大型加工企业,发展和壮大页岩气深加工产业,为全国页岩气大规模商业应用提供有益的探索。

其三、重庆拥有油气交易中心。2017年1月12日,继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后,中国第二个国家级大宗能源商品交易中心——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挂牌。而油气交易中心的成立,又为重庆成长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石油天然气定价中心和资讯中心,提供了重要前提。

当然,要实现上述目标,重庆油气交易中心急需加强与新加坡石油期货交易所、上海油气交易中心等国内外成熟期货交易所的合作,尽快形成长期合同、现货交易、期货交易和场外交易等组成的多层次交易体系,并以此为基础掌控定价权。

长寿化工园区

长寿化工园区

其四、以长寿化工园区、涪陵白涛园区为代表的重庆石化产业链已初步形成。其中,长寿化工园区是集天然气化工、石油化工、生物化工及新材料四大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化工园区,规划定位为国家重要的石油及天然气化工基地,目前聚集了德国巴斯夫、川维等多家国内外知名化工企业。

下一步,在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前提下,重庆应该依托中缅原油管道等国家战略性能源通道,一方面争取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和千万吨级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尽快落地;另一方面还要强化与新加坡、荷兰等国在炼油石化等方面的合作,努力提升重庆石化产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话语权。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s://www.lizicat.com/cqnew/1907.html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ervice@lizicat.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